欢迎访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智能检索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先进风采 > 先进个人

全国优秀法官 霍玉山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7月04日   作者:系统管理员

  “雷锋法官”霍玉山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马岭岗人民法庭副庭长霍玉山,在基层法庭工作了18年,审理案件2000余件,调解率达70%以上,与他打过交道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虽然生活清贫,但他却坚持每月从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里,拿出一部分资助贫困生,被群众亲切地称为“雷锋法官”。

  “和事法官”:“案件判决,并不是最终手段”

  霍玉山是在1995年进入牡丹区人民法院吕陵法庭工作的,此后就一直基层法庭工作。

  “基层案件多是一些家长里短或涉及事情不大的案件,往往就是双方各退一步就能解决的问题。能调解成功是最好的,毕竟许多人都是邻居乃至亲戚,如果只是单纯就案办案,他们以后会产生更大的矛盾。”霍玉山深有体会地说。自进入法院系统的那天起,他就感觉审判并不是惟一的选择,只要深入了解、走访,许多案件是能够调解的。

  2003年,霍玉山审理一起离婚案。丈夫不愿离婚,带着两个男孩到法庭门口,拿出农药威胁妻子如果坚持离婚就喝药。霍玉山发现后立即冲过去制止,而他已喝下了一大口。霍玉山赶紧喊同事,大家一起将脸色发紫、神智不清的他送往医院抢救。霍玉山还为他垫付了近千元的医疗费。事后,霍玉山了解到,他们离婚只是因为一些小事,感觉他们的婚姻还有挽回的余地,霍玉山就多次与女当事人沟通。最后,她主动撤销了离婚起诉,与丈夫破镜重圆。

  

  2012年年底,裴某与杨某因为宅基地发生了纠纷,继而发生肢体冲突,裴某有些许擦伤。随后,二人在调解下达成协议。可一个多月后,裴某的二儿子回到菏泽后听说母亲吃亏了,便在酒后去杨某家“理论”,见杨某家人不开门就踹坏。随后,杨某家人报警,裴某的儿子被罚款1000元。将儿子带回家后,裴某越想越觉得委屈,就以自己伤没好为名而将杨某起诉,要求赔偿医药费6000元。霍玉山受理该案后,主动找到原被告沟通。见双方坚持不下,为调解成功,霍玉山从工资里拿出300元交给原告,却说是被告的赔偿金,使案件顺利调解。

  “300元钱能让两个可能产生更大摩擦的家庭缓和下来,我感觉值。”霍玉山说,他感觉许多基层案件是因为一些小问题而产生的,既然能调解肯定不会去审判。

  2010年6月,霍玉山受理一起案件,原告李某起诉妹妹、妹夫欠款8万元不还。霍玉山了解后才知道,李某的妹妹患重病住院,李某垫付了8万元医药费。因一直治病,李某的妹妹没钱还,而李某因急用钱无奈起诉。不久,李某的妹夫万某某起诉要求离婚。霍玉山多方调解,最终,李某与万某某都答应调解,由万某某拿5万元给李某,协议离婚,李某撤诉。至今,李某兄妹十分感谢霍玉山,逢年过节都与他联系。

  去年年底,霍玉山受理一起借贷纠纷。原告翟某交给亲戚曹某2万元拜托办事,可后来一直不见曹某有动静,而曹某只说花了钱但没成功。无望的翟某向曹某索要那2万元,可曹某还了5000元后就不再还。霍玉山审理此案后经过调解,双方达成协议:曹某分两次还给翟某8000元钱。可第一次还款日期到后,曹某依然没还。翟某找到霍玉山,说父亲住院急需钱。霍玉山二话不说就借2000元钱给翟某。记者近日联系到翟某,他说虽然至今曹某还没还钱,但他相信霍玉山一定会帮他讨回公道。

  这样的事,霍玉山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有许多自己都忘了。

  多年来,霍玉山审理了2000余案件,其中经过调解成功的多达70%以上。

  

  霍玉山法官走访当事人

  “无名雷锋”:“只想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工作中默默奉献,霍玉山在工作之余还尽力帮助他人,且大多用的是化名,所用资金都来自微薄的工资。

  1996年,霍玉山得知一名叫陈真的女孩,父母双亡,一直与年幼的弟弟及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霍玉山用化名“何世发”每月邮寄50元,一直资助了8年。而当时霍玉山的工资才300元,且上有80多岁的老母,妻子在农村务农,两个孩子读高中。当时没人知道霍玉山的善举,直到2003年,一封感谢信寄到牡丹区人民法院,是陈真写给她最敬爱的“何世发”叔叔的。收到这封感谢信后,牡丹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一直都不知道“何世发”是谁,直到后来核对笔迹时才知道他是霍玉山。

  2003年11月,霍玉山从媒体上了解到东明县黄河滩区许参参等4名小学生因家庭困难面临辍学,便每月每人汇款100元,资助他们的学习。这事除了家人没人知道。2012年8月28日,牡丹区法院收到一封落款为许参参的感谢信,称自己当年已考上大学,感谢霍玉山十几年来对她家的资助,她决心努力学习,立志成才,以感恩之心回报社会。

  “看着孩子有学上、能成才,我心里踏实。只是个人能力有限,我只能帮助为数不多的孩子。”霍玉山说,他感觉自己并未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捐助贫困孩子是他应该做的,因为他小时候家里特别穷,受到许多好心人的帮助才得以完成学业,继而最终走上法官的工作岗位,他只是将别人帮助自己的理想延续下去。

  对于自己的工作,霍玉山表示,作为基层法官,就一定要有正义感。而说起理想,他笑着摆摆手说自己没什么大的理想,只希望能够向以前一样将自己的工作做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