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 新闻中心 > 案件报道

商河法院郑路法庭利用诉调对接调解执行一起扣车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29日   作者:系统管理员

  8月15日晚8 点,商河县城已是万家灯火。这时,一辆大型挂货车在商河县人民法院警车的引领下,缓缓停在济乐高速商河贾庄路口。

  “谢谢王庭长,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秉公执法用心调解并直接执行,我的车还不知要扣到什么时候呢。谢谢你们把我送到安全地带,商河法官真是好样的!”河南省获嘉县金路通公司的孙某拉着商河法院郑路法庭庭长王心舸的手激动地说。

  望着大型挂货车慢慢驶进高速路口,王心舸和干警们虽然已是饥肠辘辘,但一种欣慰和成就感早已盈满心间。

  这起看似普通的扣车案,打过市长热线、曾动用 30名警力前往处理、引起商河县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后经法庭诉前调解、 庭前调解和迅速执行才得以处理完毕。案件的处理受到上级领导的充分肯定,认为这是人民法庭诉调对接和派出所密切配合的最佳样本。

  河南货车被扣商河,法官前往诉前调解

  今年4月7日,河南省获嘉县金路通公司孙某的挂货车拉着李某的一车钢材行驶至章丘路段时,被等候多时的刘某等人拦下,并扣押了车辆。

  车辆被扣后,车主孙某和钢材所有人李某拨打110,郑路派出所闻讯而动,对刘某进行传讯。刘某声称,之所以扣押车辆,是因之前和孙某在聊城发生过交通事故。经调解,孙某应赔偿刘某车辆损失5万元。由于没有孙某挂靠单位金路通公司的委托授权,保险公司只能将赔偿款打到金路通公司,然后再打给刘某。但金路通公司收到保险公司的赔偿款后,迟迟不给刘某。于是,刘某心生怨恨,在孙某经常往返的道路上长期盯梢,终将孙某的车辆扣押。刘某表示,如果孙某不给赔偿款,车辆绝不放行。

  其间,钢材所有人李某多次打市长热线,要求立即处理。商河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刘动对此事高度重视,立即派出治安大队等 30 名警力前往处理。再次传讯刘某后,刘某仍拒绝放行。

  因涉民事纠纷,郑路派出所所长姜祥波给郑路法庭庭长王心舸打电话说明此事。王心舸认为,此事可以先通过诉前调解处理,如果处理不成,再进入法律程序。

  王心舸到达扣押现场后,耐心细致地做刘某的工作。他向刘某说明:“孙某欠你赔偿款,你应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私自扣押孙某的车辆是违法行为,最终要承担巨大损失。况且该车上的钢材属第三人所有,你必须立即放行。”经过反复做工作,刘某同意对车上的钢材予以放行,申请法院对金路通公司的车辆进行诉前保全,然后由刘某到河南省获嘉县法院起诉金路通公司以获得相应赔偿。这样一来,钢材所有人李某的权益得到了保障。

  商河法官前往河南,多方沟通调解此案

  然而,诉前保全即将到期时,郑路法庭询问刘某是否起诉金路通公司,刘某表示因河南路途太远,暂不起诉,遂撤回对金路通公司车辆诉前保全的申请,但对车辆仍不放行。

  5月10 日,金路通公司在商河法院起诉刘某返还车辆,并要求刘某赔偿因此造成的停运损失。对车辆的停运损失,金路通公司提出司法鉴定申请。刘某收到诉状后,遂提起反诉,要求金路通公司支付赔偿款暂计6万元,并提出由郑路法庭到河南省获嘉县调查取证(保险公司的赔偿数额)的申请。

  为快速解决纠纷,王心舸积极与双方当事人进行沟通,看能否通过庭前调解解决此事。因受扣车影响,孙某只同意赔偿刘某2万元,多了没有;而刘某坚持必须拿3万元,否则永不放车。

  后经多方了解,孙某之所以不给刘某赔偿款,是因在刘某讨要赔偿款的过程中,两人在电话中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双方斗气,以致拒不支付;另一个原因是孙某现确无经济偿还能力,保险公司打到金路通公司的款项,因孙某欠公司债务没有清偿,金路通公司将此款扣留,加之孙某的另一辆车交了3万元的商业保险,致使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

  7月8日,王心舸一行来到河南调查取证。在取证过程中,王心舸继续做孙某的思想工作,告知其扣车时间越长,双方的损失越大,执行风险也越大。最好的办法是达成调解意见,彼此作出让步,从而减少双方的经济损失和不必要的诉累。同时,王心舸给刘某打电话,说明如果金路通公司的车辆鉴定结果出来,扣车期间的停运损失将达到数万元,如果调解不成功,其不但原有的赔偿款得不到,还要赔偿金路通公司几万元的停运损失费。经进一步沟通,双方达成调解意见:刘某于调解生效后五日内返还金路通公司(孙某)挂货车一辆;金路通公司于调解生效后支付刘某货车损失费 2.5万元;双方就此事彻底了结,别无纠纷并自愿放弃一切诉讼权利。

  执行交付连连受阻,“护航”车辆确保安全

  8月15日上午,金路通公司代理人将执行款 2.5万元交到郑路法庭,同时带来司机要开走车辆。而之前答应准时到法庭执行的刘某却推说因与朋友处理交通事故去了外地。就刘某的不诚信行为,王心舸对其进行了严厉批评,并立即责令刘某下午两点前必须赶到法庭,否则申请执行人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刘某遂答应按时到庭。

  到庭后,刘某要求先收到款项再放车且态度极不冷静。王心舸严正地告诉刘某,钱已交到法庭,请他放心,且其必须将车安全无损地交到法庭。之后,刘某答应配合河南司机将车开到法庭。

  考虑到车辆由于停放时间较长,可能出现故障,王心舸让干警在郑路镇找一名汽车维修师傅带着工具随行,同时派三名法警前往协助执行,以便出现故障或其他问题时及时处置。

  刘某将挂货车的车头放到自己家,而车厢放到一邻居处,在拖挂车时,受到邻居的阻拦。 邻居要求车主交纳停车费3千元。经过法警的耐心教育和理性引导,邻居收取5百元了结此事。其间,又有部分村民因对金路通公司不付刘某应得的交通事故赔偿款表达强烈不满,故意刁难河南司机。随行法警由于熟悉民情,义正辞严地对村民进行法治教育,终得放行。

  最后,细心的法警发现挂货车的车牌没有了。王心舸立即给刘某打电话,刘某开始支支吾吾,最后说出真相,为了斗气,其把车牌给藏了起来。经王心舸再次严厉教育,刘某将车牌送到法庭。

  就这样,一起简单的车辆交付竟进行了五个多小时。等车辆来到郑路法庭挂上车牌时,已是傍晚时分。

  心思细密的王心舸感觉到,虽然案子已结,但刘某心中的怨气并没有彻底消除。于是,为保证河南车辆安全驶离商河,他决定和干警一起护送车辆到商河高速路口。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陈宜森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2013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9977号 邮编:250101